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567zw.com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net域名访问    

大秦钜子 369 第三六九章 洗耳恭听

  九江郡,寿春县,南城,何府。

  何家是九江的名门,家族秘传机关神术,一门两代机关大师,便是下一代的家主何玦也被世人看作不出世的天才,这样的家族便是人丁冷落些,也依旧有成为豪族的底蕴。

  历代九江之主都将何家视作拉拢的对象,秦统六国后,既便知道身为楚墨领袖的他们不会为秦所用,也依旧对他们优沃有佳,想尽办法将他家的爵位提至左庶长,在墨家之中,仅位于钜子之下。

  所以何府才能堂而皇之地在显贵云集的南城据有一席之地,大量的墨者也在此地聚散求学,切磋技艺。

  时入孟夏,何仲道穿着轻薄的玄色深衣,端坐檐下,赏花品茶。

  一员墨褐草履的墨者疾步而入。

  “老师,赵墨有动静了”

  “不过是该来的人来了而已,何必要如此慌张路慎,你这修心一道,何时才能有所进益”

  路慎满脸臊红地告了声罪,深吸几口气,重又换上平缓的语气“老师,次仲来信,言赵墨已从零陵而出,日夜兼程,奔赴寿春!

  “他们终于舍得从岭南的军营中出来了么”何仲道脸上浮起一抹冷笑,“我令你广招侠士,伏而击之,此事办得如何了”

  “至至今无人敢应!

  何仲道正在为自己斟茶,乍一听闻,半勺温水直接泼在了案上“你说甚千金酬礼,无人敢应”

  “是”

  “为何现在方才报我”

  路慎苦笑一声“老师,您前些日为春汛之事日日留宿霸缰堰上,那时身边皆是师兄弟,我如何能与您说此事”

  何仲道长吸了一口长气“何以如此”

  “还不是那张良”

  “张子房他不是回新郑闭门读书去了”

  “此人在零陵败阵以后,说是闭门读书,却又广招天下豪杰为盖尤试招。每有宴请,便将盖尤之败当作席上笑料,言尤惨败于沧海之手,拼尽全力,也不是沧海一合之将!

  何仲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“你言盖尤与豪杰试招,胜负如何”

  路慎咬牙切齿道“盖尤全胜,寸伤无有”

  啪

  何仲道重重一掌拍在案上“还有呢便是张良宣扬再过,这天下也当有不信邪之人才是,还有何原因”

  “寿春近日传言纷纷,说新蔡季布入了墨家,正在潜心修习墨义”

  “新蔡季布,那个信义盖世的季布么”

  “您派去胡陵的师兄弟回报说,此事确实。季布已拜入憨夫门下,一门三杰,皆在苍居潜修墨义!

  “那小子究竟何德何能先收了沧海不说,竟连季布也甘愿追随了还入了墨”

  “老师”路慎咬了咬牙,“要不墨卫”

  “令楚之墨卫袭赵墨假钜,你觉得有人愿去”何仲道怒极,扬起一脚把路慎踹倒在地,“为师从未有事瞒你,你莫非忘了月前即墨那三个莽夫是如何说的”

  “若若有人坏了墨法门规,齐墨举脉并入苍居再不接假钜子之争”

  “莽夫愚夫蠢夫”何仲道指天大骂,“钜子之位历来在三墨流转,下一代是玦,再下一代自然会落入齐墨他们如此做,又能有甚好处”

  路慎慌忙爬到檐下,轻轻抚着何仲道的背“老师息怒老师,如此下去,我等难道束手待毙”

  何仲道长长叹了口气,语气渐渐平缓“这一月,有多少墨者去了胡陵”

  “五十二人,加上上月,总计八十四人,楚墨多有酷爱机关之人,见了赵墨故意传扬过来的图板秘术,已经倒戈了不少了”

  “三去其一,三去其一楚墨百年的根基,不过五十余日,便去了三成”何仲道的目光凝集起来,“何家为钜子之位经营数十载,如何能败在一个半路入墨的山野小子手上路慎,去郡守府上递送拜谒,赵墨早与秦庭眉来眼去,我不过步其后尘,齐墨总不能说三道四了吧”

  沿湘水,穿庐江,霸下顺着彭蠡泽曲折的湖岸一路北向,一行十余日,最终在居巢县洗耳乡境熄炉停驻,检修机关,补给物料。

  李恪扶着慎行下楼散步。

  “老师,儒说此地名为洗耳乡,这么怪的名字,莫不是这里的乡民多有耳疾”

  慎行哭笑不得地点了下李恪的脑袋“有耳疾便洗耳,那若是有脚疾呢”

  李恪嘟囔着揉了揉额头“老师该修指甲了,戳着生疼。您说,此处为何唤作洗耳乡”

  “居巢县内有一处山潭,正位于洗耳乡内。世传古之贤人许由少好逸,多游戏,一日行至居巢,于潭边遇得巢父。巢父不忍英才沦没,怒而斥之,许由这才幡然悔悟,以潭水濯双目,洗双耳,跽坐恭听,这才有了后来的世之大贤!

  李恪眼前一亮“洗耳恭听”

  “正是洗耳恭听!

  “不想这冷冷清清的居巢县居然还有此等名胜”李恪搓了搓手,“老师,那洗耳潭在何处”

  慎行抚须一笑“为师听闻洗耳潭边聚有一里,名曰和里,至于具体在何处,为师倒是不曾去过!

  “和里啊”李恪抬起头对着正在给悬挂添油的儒喊道,“儒,和里距此多远”

  “和里”儒一脸茫然。

  反倒是在儒身边帮手的何钰兴奋抬头,拿着油乎乎的手在脸上一抹,留下四道漆黑的油印,“假钜子要去和里拜访大贤么我随翁拜访过范公几次,恰知道和里路径”

  “大贤,范公”李恪一脸古怪地看着慎行,“老师,不是洗耳潭么”

  “贤者居于贤水之畔,此事有何不对之处”

  “访贤便访贤,老师又何必拐弯抹角”

  慎行微微一笑“如何是为师拐弯抹角洗耳之事可是你先问起的,为师还不曾与你说道大贤之事!

  “这么说,此处真有大贤隐居”

  “通博古今,意气昂扬!

  李恪挑了挑眉毛。

  慎行是极难得全心全意夸人的,这人能得到他如此正面的评价,想必是真有大本事。

  那么姓范的大贤到底会是谁呢

  想来想去,似乎也只有他了吧,西楚智囊,项籍亚父,范增。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大秦钜子 567中文 www.nrfcnp.cn © 2019





1L



















亚博国际app 注册送27元的大满贯 青鹏棋牌